当前位置: 主页 > 《芒》精选 >

毕业季——戏

时间:2016-01-02 21:26来源:未知 作者:王逸君 点击: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哇好新鲜那……”许久不听的戏,在耳边响起,熟悉的曲调,熟悉的心情。
  记得有人说过,喜欢听戏和长书连播的人,其实已经老了。
  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态是否老了,但喜欢戏却是幼时便有的。那时的家乡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电视也没有现在繁如星辰的电视节目,每日就盼着戏班进村凑些热闹。每每听说今晚有戏看,必是早早吃过饭便拉着爷爷奶奶出门了,往往都是到了那里,戏台还没搭好。那时不懂戏,京剧、黄梅……只要唱,便会听。坐在小小的板凳上,伴着浓艳的油彩和咿咿呀呀的曲调,渐渐沉睡在爷爷的臂弯里……
  后来,娱乐活动渐渐多了起来,戏班子来得也越来越少。
  然后,我离了家,忘了旧路。
  随着时光的老去,我也渐渐长大,在语文课上学到很多关于戏的文章和知识:京剧,曾称平剧,中国五大戏曲剧种之一,腔调以西皮、二黄为主,用胡琴和锣鼓等伴奏,被视为中国国粹,中国戏曲三鼎甲“榜首”;黄梅戏,由山歌、秧歌、茶歌、采茶灯、花鼓调逐步形成发展起来的剧种,吸收了汉剧、楚剧、高腔、采茶戏、京剧等众多姐妹艺术的精华,使自己逐渐完善起来而成为一个名剧……
  可是此时,我早已没了听戏的心情。不论是京剧的雍容华美、昆剧的典雅精致,还是越剧的轻柔婉转、黄梅戏的真实活泼,对我来说,都不过是同函数、排列组合一般的存在罢了。
  我再也不闭耳倾听,再也不出门看戏,再也不……
  青春,是一次叛逆的华丽冒险。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谁知纱帽罩啊罩婵娟那……”曲调将我从回忆中抽离,不过是一时兴起的散步,不曾想偶然遇见这久违的年少。台上依旧是满脸浓艳的油彩和咿咿呀呀的曲调,此时妈妈坐在身侧,挽着我的手臂,静静享受着内心的平和安稳。
  有人怀念青春,不想长大。而我,实在要说的话,我庆幸自己长大了。青春,是一场冒险,一场让家人担心受怕、惶惶不可终日的冒险,在青春时,好好享受这次冒险,但冒险之后的平静同样美得不可方物。
  “喂,爷爷……”电话所连接的,是年少的梦想。
  如今,我已经不是需要依偎的小姑娘,我也可以为他们撑起整座天堂。

(责任编辑:网络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