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与评介 >

(优秀奖) 拖着皮囊 负重前行

时间:2018-05-24 16:24来源:闽南科技学院报 作者:李雪玲 点击:

(优秀奖)

拖着皮囊 负重前行

 

真正在生命里披荆斩棘的,不是皮囊,而是灵魂。——致《皮囊》

读完蔡崇达先生所著的《皮囊》,感觉这是一本探究皮囊与灵魂的书。在他周围的人群里,有小有老,有男有女,人人都在生活的浪尖上寻找着自己的灵魂,不论高尚与否,至少他们都有过憧憬或梦想。有的扎实苦干,有的空空奇谈;有的追求高远,有的随波逐流;有的尊重现实,有的浮想联翩;有的稳步前行,有的趋向毁灭……皮囊与灵魂共同编织的故事,形形色色,喜忧参半。

一个个看似轻描淡写的故事,却让人感到一种力量,一种普通人突破自身局限的力量。我喜欢这样的故事,虽然有悲剧色彩,但仍然让人看到希望,看到明天。一个个故事,也是住在作者心里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他们的身上,可以看到作者的情感变化,不安,恐惧,迎难而上。

“我就知道过不了几天,风一吹,沙子一埋,这痕迹也会不见的。”《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在生死同时盛放的医院里,那包裹了太多大喜大悲的地点,我想所有的事物,我们都要看上两遍,一遍欢欣、一遍忧伤。上厕所的时候会跌倒的老王,生了连体婴的产妇,刚刚被推进停尸房的小伙子,那个让人偷偷给他买红烧肉爱开玩笑的漳州老伯呢?那个上一秒还在你世界里鲜活着、蹦跳着的人,忽而就不见了。你看到他们的坚强,看到他们的故事,却始终看不到最后的最后。就像夜晚路过的灯火,仅在我们的眼睛里盛开过一次。你说对于饱受病痛折磨的他们,死亡到底是幸运还是命运呢?一个生命的终结,一个皮囊的完结,没了皮囊的灵魂又该去哪里跌跌撞撞呢?可归根到底还是要感谢这皮囊,因为这皮囊,我们的灵魂才有所附丽。可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就像水消失在水里,一切都轻薄得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他和我这辈子都注定无处安身。”天生患有兔唇的文展,一个天才般的存在,一个誓言要把自己的宏图伟志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人,谁又能猜到他终究沦为油滑、市侩一样的人呢?他依旧吞下了自己的残疾,但再也不是以童年的方式。也许我们向来投以不屑的东西就在这漫长过程里给了我们巨大的福祉,也许是生活的细致容不下天才的伟岸,也许我们都一样,在命运里狼狈着、妥协着、不堪一击着。

“我依然向往着长岛的雪,向往着潘帕斯的草原,很久我才知道长岛是没有雪的。”厚朴,那个梦想活得肆无忌惮、酣畅淋漓的人,那个在摇滚里追求一望无际的人。在他开发的幻想里,他是世界,他是自由,但在现实里他败得一败涂地。也许他用风靡一时的任性打动了旁观者,可空洞的东西就像无底洞,无法填满。他终究不能弯下身扎根到平庸的生活,最终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这一场悲剧。他的匹夫之勇还是败给了自己,败给了命运。人毕竟是活在具体里的,我们的这具皮囊要像空气、像大地,活得踏踏实实才好。也许皮囊就是只身打马过草原的荒凉吧。

重症病房里的生死徘徊,悲剧命运的厚朴,童年偶像文展的陨落,诠释皮囊意义的阿太,坚持修房子的母亲,病逝的父亲,那些出现在故事里的人,那些飘飘零零的命运。关于亲人,关于故乡,关于生死,我们这具皮囊承载了太多,经历了太多。那些落在时光里的身影好薄,抓一把,就光滑的溜走。像蔡崇达在书里写的那样“对那些我正在爱着或者曾经爱过的人,我希望你们明白,我多么希望付出全部为你们停留,如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们刻在我的骨头里,即使时光列车拖着我的肉身一路远行,至少你们的名字和名字牵扯的记忆,被我带走了,这是我对时间能做的唯一反抗。”

一本《皮囊》,14个故事,那些躲在命运里的人,我看着他们哭,看着他们笑,看着他们的灵魂在书页里跌跌撞撞,我就知道了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我们都在命运之中。

 

年级专业:2017光电 

姓名:李雪玲 

联系方式:13067145880

(责任编辑:闽南科技学院编辑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