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与评介 >

浅析《赵氏孤儿》中的利他主义思想

时间:2018-05-24 16:21来源:闽南科技学院报 作者:苏启钊 点击:

浅析《赵氏孤儿》中的利他主义思想

 

《赵氏孤儿》全名《冤报冤赵氏孤儿》,又唤《赵氏孤儿大报仇》,是由元代杂剧、戏曲杂剧纪君祥创作的历史剧。故事的原型最早见于《左传》,在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赵世家》中有更为详细的记载,后经西汉文学家刘向的编辑整理,在《新序》和《说苑》中内容更加丰富。

《赵氏孤儿》主要讲述了公元前六世纪,发生在晋国的一场权力斗争。权倾一时的晋国司寇屠岸贾将视为竞争对手的晋国正卿赵盾全家三百余口全部杀害,只余下晋公主腹中一子,名唤“赵氏孤儿”。正当屠岸贾准备对赵氏孤儿下毒手时,以程婴为代表的晋国义士挺身而出,救下孤儿,甚至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关于《赵氏孤儿》的中心思想,学界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这是一出封建家族仇杀与复仇的戏剧化故事,也有人认为这是在强调朝廷处理矛盾冲突的至高无上的权力,更有人从“存赵”的故事情节推断这是作者“反元复宋”情绪的外化表现。对此,笔者有自己的一番见解。笔者认为《赵氏孤儿》是中国传统戏曲家对“尚义”和“利他”思想的具体化创作。受过传统中国教育的文人历来有“舍生取义”、“为生民立命”的伟大思想,在一个动荡不安、礼崩乐坏的社会环境下,这种思想就愈发强烈,于是他们便想要通过戏剧的方式来达到“正义”的目的。而纪君祥可能就是这众多文人中的一个,《赵氏孤儿》可能就是这众多经典作品中的一部。接下来笔者将用千余字的笔墨,浅析《赵氏孤儿》中的“利他主义”思想。

一、   献子存婴

在元杂剧《赵氏孤儿》中,程婴偷出赵氏孤儿,却不料屠岸贾心狠手辣,张榜告示,如若三日之内不交出赵氏孤儿,便屠尽晋国“半岁之下,一月之上,新添地小厮”。为保赵氏孤儿与晋国无辜的婴孩,草泽良医程婴将自己的独子献出,假托赵氏孤儿。

从这一点看,笔者认为程婴的举止行为不仅仅是“存赵”的表现,更有不愿祸及无辜的大义。在面临二律背反的抉择时,程婴选择了第三条路——献子存婴。他既不愿眼看着赵家绝孙无后,也不愿目睹晋国无辜婴孩遭受“三剑”之祸,于是只能献出自己的独子,自己“断子”以承赵氏之香。用自己独子的死来换取晋国上下无辜婴孩的活。这是至高无上的大义,是名副其实的“利他主义”思想的表现。

与程婴同样体现出“利他主义”思想的还有太尉提弥明、将军韩厥、宰辅公孙杵臼等。他们为保忠良,舍身就义,也为这《赵氏孤儿》的“利他主义”思想增添了不少的慷慨激昂。

二、   舍身就义

为了保护晋国忠良赵盾一家免受屠岸贾的迫害,晋国义士纷纷出手相救。其中见于文传的便有刺客鉏麑、太尉提弥明、饿夫灵辄、将军韩厥以及宰辅公孙杵臼。他们或救赵氏于水火,或舍身就义以存赵氏。在屠岸贾的淫威之下,他们突破了私己、超越了自我,实现了利他主义的伟大思想。他们既坚守了自我的本职,又完成了保护赵氏孤儿的伟大使命。

在“存孤”的事件中,将军韩厥自刎身亡,宰辅公孙杵臼撞阶而死。他们本都是与此事无关的人物,本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却义无反顾地加入到“救孤”的使命中,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深入探究,韩厥等人的行为不仅仅是出于道义,更是一种大无畏的“利他主义”精神。韩厥本是屠岸贾派去把守府门的将军,但在程婴的一番劝说之下,为保晋国忠良赵盾之遗孙,毅然自刎。公孙杵臼是晋国遗老,隐居草野,本可颐养天年、寿终正寝,也同样为了保存赵盾之遗孙,假托藏孤之名,愤然撞阶。

《赵氏孤儿》是我国传统戏剧中难得的杰出之作,究其杰出之处,不仅在于故事情节之扣人心弦,更在于人物刻画之激烈愤懑。全剧以赵氏一族悲惨不幸的故事为线索,以晋国义士前仆后继的自我牺牲精神为基调诉说了一段晋国“大义”。

三、   忍辱偷生

《赵氏孤儿》的主要内容是描述草泽良医程婴的救孤过程和孤儿长大为程勃后的和盘托出的事迹。纪君祥的《赵氏孤儿》薄薄一册,却在“程婴绘图道因果”一章中花了大量的笔墨。只此一章却又道尽了屠岸贾祸害忠良的种种罪行和晋国义士的段段义举。

在纪君祥的《赵氏孤儿》中,作者并没有具体写出程婴在那二十年中所背负的骂名,也没有窥探其内心所遭受的丧子之痛。但在豫剧《程婴救孤》中,剧作家却补充了这部分空缺,以晋国的童谣表达晋国上下对于程婴“献孤”的愤懑和痛恨;同时又在事情水落石出后程婴的自白诉尽了这二十年来所受的屈辱与辛酸。可以说,在《赵氏孤儿》这一部作品中,程婴的“利他主义”是表现得最为明显、最为突出的。这不仅仅是体现在“献子存孤”,更为重要的是那二十年的“忍辱偷生”。一介忠良为了保存赵盾遗孙,不惜牺牲了自己的独子,更不惜忍受了二十年的屈辱,这是一种无上的利他主义情怀。

在纪君祥的《赵氏孤儿》后,明人徐元又作《八义记》以扬其名、以正其义。因此,笔者认为《赵氏孤儿》不应该简单认为是一部冤报冤的故事,如果仅是因“冤”而流世,那么也很难称得上是经典。究其经典之由,更在于剧中人物的“利他主义”思想符合了社会大众对于传统伦理的要求。这,或许也就是拯救我们当下时代的一方药剂!

 

年级专业:2015级汉语言文学  

姓名:苏启钊  

联系方式:13599266868

(责任编辑:闽南科技学院编辑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