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与评介 >

(优秀奖) 记忆是相会的形式,忘记是自由的形式

时间:2018-05-24 16:20来源:闽南科技学院报 作者:金育彦 点击:

(优秀奖)

记忆是相会的形式,忘记是自由的形式

 

鄂君子皙泛舟溪上,莲红水绿,鹭起暮天。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芦花深处似有歌声如薄雾般飘荡溪上,清脆的女声引他前去,船头有越女抱琴而坐哼唱着不知名的曲子。王子请人用楚语翻译而出。

...

“山中有木兮,
      木有枝,
      心悦君兮
      君不知。”

--那是一首美丽的情诗。

王子明白了越女的爱慕。在那千年前灯火璀璨的夜晚,群星聚首的天空,遗落了她缠绵温柔的歌唱。那古老的故事我不知王子是否接受了越女的心意。在那些无法预知的夜晚,人们总爱给传说完成美满的结局。鄂君明白越女的心意后,便将她带回了王宫,给予了她梦寐难求的荣华与幸福。而我们知道结局也不仅是这样,因为一次不经意的际遇,命运拨转了一次偶然的缘分,便能轻易酝酿出果实吗?

一九八六年读到这首《越人歌》的女诗人席慕容写下了《在这黑暗的河流上》这首现代诗,并出版了同名诗集。

“只有我才知道 隔着雾湿的芦苇

我是怎样目送着你渐渐远去”

 

 

而二零一三年的我读到了这首残酷忧伤的诗。那河流上遗留的传说,灯光熄灭后是一片黑暗。正如诗名《在黑暗的河流上》一般预示着越女的结局。  诗集中有一句话“我当然明白, 所有美丽的呈现只是为了消失。 所有令我颤抖与焚烧的相见啊, 只是为了分别。 ”我们所知悲剧总是比喜剧更让人印象深刻,凡是残缺的比美满的拥有更加留有余地的想象力。正如九二年出版的《悲剧意识与悲剧艺术》所启示的悲剧是人类意识的演变及生命力的体现。当电影《夜宴》里青女饮毒后哼唱着《越人歌》,如她此刻流逝的生命一样,她的一生从一腔孤注最后飞蛾扑火般毁灭的结局。这首歌唱着她对王子的爱而不得。哀怨而悲怆。她明知道太子不爱她,却默默地爱着,等待着。痴痴的,在梦里遇见爱情。只希望,让她爱的人不寂寞。正是《在黑暗的河流》诗中那段

一瞬间的爱怜 从心到肌肤

我是飞蛾 奔向炙热的火焰

燃烧之后 必成灰烬

 

 

其实,那些国仇家恨,那些苦大仇深,都比不上一个女子的真诚爱意。即使这些只是来自于作者自身的经历,与我无关。但是诗集书中的《戏子》此诗写道“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 /流着自己的泪”我们何不是如此?我们旁观着别人的故事,为别人的感动或悲伤流泪。
    我们都是戏子,我们也各自在自己的舞台上感动着,悲伤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都有自己的观众。这两句诗有一种宿命的感觉。自诩孤独的我们,其实是身不由己地在人世间飘泊浪荡。有观众也罢,没有观众也罢,只因你就是你的人生的主角,你的戏必须向终点演下去。我听见了文字背后那一声为命运不能由自己掌握的轻轻哀叹。

十七岁初读这本诗集我惊叹于诗句的哀伤、情意绵长,字字恳切、动人心魄。但是在美好生活的长河里,却参杂有落寞有悲哀,还有看不透的无奈。黑暗的河流,无非就是时光。一段时光的好坏全看未来,未来有一个好的结果,那么过去的时光再怎么黑暗也不会让自己凄苦,那些苦痛或是被过滤掉,或是被淡化,甚至于美化。
    而现在翻开诗集扉页将那些亲情、友情、爱情、年少时的感情一读再读,内心在此刻温暖又宁静。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朝圣者,带着虔诚而又炽热的心,去融入她笔下的世界,可以感动,可以痛惜,可以不知所措,也可以无可奈何。

 正如徐志摩先生说过“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年级专业:2015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姓名:金育彦 

联系方式:15359390270

(责任编辑:闽南科技学院编辑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