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与评介 >

(优秀奖) 读《我们仨》有感

时间:2018-05-24 16:19来源:闽南科技学院报 作者:张源源 点击:

(优秀奖)

读《我们仨》有感

 

《我们仨》这本书是杨绛先生在九十二岁高龄时所写,采用回忆性散文的形式,记录了她与钱钟书及女儿钱媛相守六十三年的人生经历。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杨绛对爱人钱钟书以及女儿阿圆的思念。让读者与她一同沉浸于苦难中的幸福,以及快乐与忧伤相互倚伏的人生实境中。

 书中收录了三人往来的文字、书信及图画,让我们真实地看到了岁月的痕迹。如今“我们仨”的故事,即使只剩下追忆,却温暖依存。全书分为三个部分:我们俩都老了,我们仨失散了、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第一部分写杨绛做着找不到钱钟书的梦,预示着他们最后的死别。第二部分借用古驿道含蓄地暗示钱瑗、钱钟书相继生病住院,他们最终在古驿道走失了。第三部分杨绛讲述了一家人在风雨飘摇的时代里经历的一切。生活虽不平静,充满忧患,以全家避居上海尤为严重,但文章读来没有过多的感伤,而是如实地把那动荡的岁月呈现在我们面前。

“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吭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而杨绛先生却选择了痛苦地追下去,一程、又一程。

 “三里河寓所,曾是我的家,因为有我们仨。我们仨失散了,家就没有了,剩下我一个人思念着我们仨。”自此由热热闹闹、相扶相持的三个人变成孑然一身,孤单落寞的日子更显往日的欢乐。先生无穷无尽地追忆丈夫和女儿,相思之苦,肝肠寸断。本是如此相知相爱相契的一家人,在1997年钱媛病逝,1998年钱钟书病逝。年头和年尾,杨先生相继失去两位亲人,彼时她已是83岁的老人了,受到这等打击,非常人所能承受。杨先生在描述爱女病重去世时自己悲痛欲绝的心情:“我觉得我的心给捅了一下,绽出一个血泡,像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我的心上盖满了一只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这时泪一起流下来,胸中的热泪直往上涌,直涌到喉头。我使劲咽住,但是我使的劲儿太大,满腔热泪把胸口挣裂了。只听得噼嗒一声,地下石片上掉落下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迎面的寒风,直往我胸口的窟窿里灌,我痛不可忍。” 这是怎样的一颗母亲的心呀,心碎了,掉在地上,又加上寒风,直往胸口里灌,谁能忍受这般的痛彻心扉。透过这些生动的比喻使我感受到母亲痛失爱女的悲痛欲绝、肝肠寸断。

“我但愿我能变成一块石头,屹立山头,守望着那个小点。我自己问自己:山上的石头,是不是一个个女人变成的“望夫石”?我实在不想动了,但愿变成一块石头,守望着我已经看不见的小船。但是我只变成了一片黄叶,风一吹,就从乱石间飘落下去。我好劳累地爬上山头,却给风一下子扫落到古驿道上,一路上拍打着驿道往回扫去。我抚摸着一步步走过的驿道,一路上都是离情。”一片黄叶,守望生命终极。生命有限,情海无边。但她却夜以继日地与时间赛跑,用她的话说是抓住“回家”之前的分秒。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她应该是对所有美好的逝去而感到的悲哀吧,尘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不是坚固的,天空之上的彩云也容易飘散。

文章结尾处写道“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如今杨绛先生也踏上了归途,留下《我们仨》令人读来久久不能平息。

 

年级专业:2016城市管理 

姓名:张源源 

联系电话:18396218890

(责任编辑:闽南科技学院编辑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