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与评介 >

白发高吟愁满绪,赤心永叹恨闲情——读《稼轩词编年笺注》感

时间:2017-09-23 11:16来源:闽南科技学院报 作者:苏启钊 点击:

“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年时燕子,料今宵梦到西园。浑未办黄柑荐酒,更传青韭堆盘?

却笑东风从此,便薰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

这是邓广铭先生所著的《稼轩词编年笺注》的第一首词,这也是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南归之后第一个立春日所填的第一首词。

纵观稼轩之词,词中常常迸出“愁”的字眼。据统计,辛弃疾遗存629首词,其中抒写愁绪的竟占114首。我读辛词,总觉得离了“愁”字,辛词便不复有稼轩之魂气!他的愁,或直白以“愁”字表现,如《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中的“闲愁最苦”便是;他的愁,又或以“醉”、“酒”二字引发而出,如《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中的“醉里挑灯看剑”便是。

《破阵子》虽是辛弃疾关于杀敌报国、恢复山河的慷慨之声,但其中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又何尝没有失意闲居、壮志难酬的悲愤?如果有机会为国出征、浴血疆城,他又何必去酒中寻求安慰、去醉里挑灯看剑、去梦乡奋勇杀敌?豪放之中,其实又何尝没有婉约的意味?这就是辛弃疾,这就是辛词的特点。但是,真正的英雄,不会永远沉浸在自己的抑郁烦愁之中,而是直面生活中的无奈,以更加积极的作为来应对之。哪怕,是在醉里梦乡,也不忘报国雄心。

辛弃疾一生力主北伐,但却一直被迫“闲愁”,“白发”终老。国家不幸,丧失了一员北伐志坚的大将;诗家之幸,辛弃疾的悲愤闲愁化作了他创作的力量,成为了词坛一派。但我想,这并不是辛弃疾所希望的,这是最大的不幸。梅维恒编著的《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将辛弃疾与罗伯特·赫里克及其先驱贺拉斯作比较,认为他们都“创作了大量描写田园风光的词”、“从自己飘零的身世中明白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包括自己于赋闲中得到的暂时安逸”,但只有辛弃疾的生活态度表现出了罗伯特·赫里克与贺拉斯所不足的积极。中国“儒将式”的文人,从不会意志消沉,他们的困厄只会化作前进的力量,激发他们更加前行!辛弃疾如此,岳飞如此,鲁迅亦是如此。

梅维恒不仅提出了辛弃疾与两位外国文人的不同,展现了中国“儒将式”文人的精神,更提出了一个深刻的观点:

“辛弃疾在词的创作中建立了某种心理距离,这一心理距离调和了改变世界的雄心壮志与世界无法改变这一事实之间的冲突”。

这是对辛弃疾“愁词”的一种高度概括。生活的不如意并不能阻拦他词中的慷慨激昂,他的理想壮志虽然不能在现实中实现,但字里行间总蕴含着“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坚定。

辛弃疾的“愁”不仅是一种情感,更是一种人格魅力。倘若没有了这114个“愁”,他的词作就失去了魅力,他的词作恐怕就与罗伯特·赫里克之辈无异,顶多算作是中国的罗伯特·赫里克,而不是中国的辛弃疾!

“闲愁最苦”。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闲”是一种惬意、梦寐以求的理想状态。但这对辛弃疾来说却是一种痛苦,那种田园风光的词作恐怕对他也是一种对生活的无奈。“闲愁”、“清愁”,这是他“愁”中最常见的。在一个甘愿偏安一隅、不思北上的小朝廷里,这是有骨气、有志气的文人的悲剧。

一个词人,一位人生充满悲剧的词人,他在浩瀚的词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道男儿到死心如铁。试看手,补天裂”、“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我来吊古,上危楼,赢得闲愁千斛。虎踞龙蟠何处是”······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吞下苦泪,强颜欢笑,内心苦痛,表面旷达。这就是辛弃疾的人格双面。宁肯把自己坚强的一面装出来给周围的人,也不愿让自己内心的软弱、骨子里的煎熬和忧伤与人知晓。满腔闲愁苦绪,尽在不言之中。

辛弃疾的词,是中国郁郁不得志的文人的心灵寄托。他的词,一如他的人格一样,垂青千古,情动万代。失去了“愁”字,辛词将不复感动人心——即使他长于引典。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文末,谨作一诗,寄情稼轩:

飞骑孤身南渡志,胸怀万马踏军征。

梦回吹角威严起,醉饮推松倦意生。

白发高吟愁满绪,赤心永叹恨闲情。

填词怎敌安邦策?独羡操戈问将名。

(责任编辑:闽南科技学院编辑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