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与评介 >

聚散终有时——读《我们仨》有感

时间:2017-05-17 21:44来源:闽南科技学院报 作者:马嘉敏 点击:

  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摘自杨绛《我们仨》

  这本书,我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反复品读。书的封面,浅白色的字体,写着“Mom、Pop、圆圆”,而这若隐若现的三个单词,直截了当地介绍了“我们仨”的关系。
思念,往往充满苦涩与无奈。63年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在爱女、丈夫离世四年后,杨绛用心写下这本回忆录。在回忆的过程中,其思念之情可想而知。
  (一)我们俩老了
  简短的两页纸,以杨绛的梦境开头,梦里丈夫钱钟书不知踪影,她总在惶急中醒来。杨绛心有不安,钱钟书耐心安慰。已经年老的他们,常做着这些梦境不同而情味相似的梦。“钟书大概是记着我的埋怨,叫我做了一个长达万里的梦。”由此,整本书拉开了序幕。
  (二)我们仨失散了
  杨绛幻化出的梦境,将爱女钱媛、丈夫钱钟书即将离世前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
  古驿道、客栈、小船。
  钟书在船里,每日去探望,都需走上长长一段古驿道,待杨绛回到客栈时,早已疲惫不堪。客栈里,她安静地睡着,却又变成一个梦,很轻灵。这个梦,暂且称为梦中梦吧。她来到爱女阿圆身边,旁看着阿圆不在身边的生活。就这样,杨绛来回奔波着,给钟书讲着他记挂的事,以及她在梦里看到的阿圆。
  日复一日,直到她变成了一个很沉重的梦。阿圆病重,钟书也发烧不止。她看着阿圆离世,往后变成梦也无处可寻,这一梦中梦,也结束了。
  再后来,河上的小船消失了,钟书也去了。他们仨,最终失散于古驿道上。
  这一“万里长梦”,历历如真,我看着看着,便不自觉带入其中,全然忘记这只是个幻梦。杨绛的梦中梦,让我跟着来来去去,穿梭于钱媛与钱钟书之间,共同感受着生离死别。而场面描写,也奠定了整篇文的悲调,“柳”者,“留”也,本就意味着分离,用上“寒柳”、“秃柳”,更是道尽其悲痛。
  (三)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
  这一部分的诉说,平实而又温馨。
  那一句句“不要紧,我会修”,让“拙手拙脚”的钟书深信不疑;女儿阿圆的乖巧懂事,让他们欣慰不已……这样再平凡不过的一个家庭,与世无争、朴素单纯,只愿在彼此的小世界里,做自己喜欢的事,看喜欢的书。而这样的生活,又是多少人所向往的?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至亲离去,留杨绛独自一人思念“我们仨”,个中温馨,更能让人感受到家庭于每个人来说都是这一生最好的庇护所。
  杏林子曾说过:已经过了大喜大悲的岁月,已经过了伤感流泪的年华,知道了聚散原来是这样的自然和顺理成章,懂得这点,便懂得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温馨,离别便也欢喜。
  愿你明白聚是缘分,散是天意,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责任编辑:闽南科技学院编辑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