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与评介 >

寂落的情殇—— 读《雪国》有感

时间:2016-11-09 21:52来源:闽南科技学院报 作者:廖淑琴 点击:
  川端康成是日本新感觉派作家,著名的小说家。幼年父母双亡,其后姐姐和祖父母又陆续病故,他被称为“参加葬礼的名人”。一生多旅行,心情苦闷忧郁,逐渐形成了感伤与孤独的性格,这种内心的痛苦与悲哀成为后来川端康成的文学底色。
  《雪国》是川端康成最高代表作,其间描绘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达到极致,令人怦然心动,又惆怅不已。作品呈现出来的意象总是有种寂静清冷的感觉,无论是皑皑白雪亦或是层峦叠嶂,在作者的笔下都是那么静谧悠远,如梦如幻,如泣如诉,整部书充溢着空灵唯美的氛围,好像兀自编制了一个潮湿的梦境,又好像春日里连呼吸都浸在一汪水中,竟让人有“闲梦江南梅熟日”的阴凉感。
  或许,时光太瘦,指缝太宽,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读得懂风花雪月,却有太多的人走不出沧海桑田。
  叶子,她是“灵”的化身,她的声音优美而又近乎悲戚。在岛村眼里,叶子身上的一切都表现出了一种“纯粹的美”,一种“空灵的美”。姑娘的脸庞上,叠现出寒山灯火的一刹那间,真是美的无可形容,岛村的心灵都为之震颤。对于不可预知的命运,天生温顺严谨的叶子似乎看穿了这一切,看穿了生活的本质,最后葬身火海,火是最干净的,比雪还要干净,刚烈,不融洽于人世间,坚贞,不苟且在烟粉场。就这样,白雪皑皑的小镇燃起了大火。这熊熊大火,注定是叶子的命运归宿。小说中叶子这个人物形象就如同幻梦般存在着,令人感到一种人生若梦的虚无感。
  驹子的人生可谓是一个壮烈的悲剧。在岛村看来驹子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都是毫无意义的。驹子努力读书并做笔记是毫无意义的;在寂寥的山村里勤奋的练琴是毫无意义的;给即将去世的行男治病是毫无意义的;爱上根本不可能会爱她的岛村是毫无意义的。驹子所做的一切,对她自己来说,只是想有尊严有所追求的活下去。她始终在与自己周围的环境抗争着,可最终她的抗争只是成为了一种虚无的东西而存在,她的抗争是实实在在的,可最终的结果却是虚无的。在这实与虚的矛盾中,驹子的人生化为了一种真真正正的徒劳的悲哀。驹子对爱情的渴望像芭茅一样苍劲挺拔,不管不顾。但是这样坚韧的爱情,是岛村的灵魂无法承载的。岛村爱的不是触手可及的、滚烫的生活,相反,他向往的是映在火车玻璃窗上的虚幻美景,是那不曾见过的西洋舞蹈,是谜一样冷漠的叶子。苍劲挺拔的芭茅,他只能远远地当作感伤的花欣赏,一旦近在咫尺,只会让他惊诧。缘起缘落,酒醒终究梦一场,但却无悔。
  关于岛村,他就像是个虚无主义者,生活富足,但性格太缺乏激情,有着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是匍匐在宿命之下的心如止水,他用短暂的热情去爱上一样什么东西,然后迅速忘记。他最大的悲哀在于自己太了解自己,把徒劳两个字看得太清楚,于是生生地把自己从嗔叱爱怨中拔离出来,图得一时的解脱,却也使自己的生命惨薄无力。尽管驹子对他抱有热烈的情义,他始终无动于衷,偶尔的自责和内疚,只能督促他的尽快离去。没有岛村,雪国还是那个雪国,驹子也会少了一份感情的失落,有了岛村,他的三次光临和离去,让人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
  穿过长长的隧道,像穿过漫长的时间,列车进入了雪国,时间也进入了雪国。永远是无奈的哀愁,生命中无法承受之轻。轻烟似的雪花,璀璨的银河,炽热的大火,在烟与光中坠落的年轻生命,在冰冷的雪国,冷暖之间,强烈和冷酷之间,是人生的热烈与悲凉。
(责任编辑:网络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